SASORI

Naruto

真的好喜欢昴流。
可是,那些飘扬在你身边的樱花,都是心型的啊。
看到昴流的时候,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喜欢一个人,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事。何况昴流这种笨蛋,一旦他了然自己的心意,就再也不会轻易更改。
星史郎依然保持洒脱的姿态,可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那场赌局究竟谁胜谁负。当他在意你吸烟,在意你对被捅瞎右眼的期望,在意你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的时候。
不,从他代你被刺瞎右眼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输了。
大概在看到你熟练地点烟,看到你眼神如古井枯波,看到你渴望被夺走右眼,在失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个完整美好的昴流对他是多么重要。重要到他觉得性命什么的,真是轻如鸿毛的代价。
可这大概就是矛盾之处吧。星史郎可以为皇昴流而死,但只能作为樱塚护而活。毕竟活着这件事,太复杂了。
他已经分不清物件和人,这或许是身为暗杀者下意识保护自己的行为,以使自己免于因罪恶感而寸步难行甚至崩溃。因为他是樱塚护,这是他不可逃避的责任。
最后一次在彩虹大桥上相遇时,他沾着满手的鲜血出现在昴流面前,却仍云淡风轻地笑着。
昴流说:"…你刚刚在这里杀人了。"
"因为我是樱塚护啊。"
而这个冰冷残酷的暗杀者,却握住昴流的手,嘴角依然是不变的弧度"抽烟对身体不好噢。"
虽然他已经深陷修罗场而满不在乎,但他不能容忍昴流被污染被伤害。哪怕施加伤害的人是昴流自己。
这种身份的矛盾,直接导致了最后的悲剧。
那个拥有着和樱塚护完全相反的诚实善良,纯粹无垢心灵的温柔少年,两人在初见时就注定成为彼此的劫难和救赎。
一个无聊的赌局啊,可是在车站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你满心满眼都是"真可爱啊",哪里记得什么赌局。
身为樱塚护,他不应该爱上任何人。这会阻挠他的判断,干扰他的行动,破坏他长久以来奉行的准则,更是对死于他手下为樱花献祭的其他生命的不公平。
此前那些人死去,是为了从"里"的层面维护秩序。但如果樱塚护独独放过了昴流,那么那些人的死和昴流的活,就都像他的私心。
在那一刻,他本来很可能杀死昴流。但是北都用性命做代价给了两人缓冲空间,北都告诉他的确有不能赎清的罪,但没有不能爱人的人。让他终于不得不正视自我。
从某种程度而言,星史郎和昴流都是从对方身上,获得了身为普通人的感情。
当樱塚护和星史郎的身份产生冲突的时候,他选择尽量远离昴流,远离这个于他而言是特别的存在,似乎只要如此,他的世界就一如往昔运行在樱塚护的正常轨道上。
但当因为各种可抗或不可抗因素相遇时,他又为他一再破例。因为他的一句请求,而放过原本的猎物一命。视人命为路边的枯枝石子,却质问他:那你呢?你自己的性命,为什么不知道珍惜。费尽心思拐着弯对他说你的脸色很不好。
面对昴流时,那个完美的杀手在墨镜后破裂露出星史郎的温和光泽。
为了实现那个人最大的心愿,他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在和昴流战斗时,他并不会刻意放水,在昴流被挖眼的时候,他没有救他的立场。他不会忘记作为樱塚护的自我。可是在那个夜晚,没有遮伞,他在雨幕中叼着烟守在昴流入住的医院外。在封真的身上看到昴流的影子而打破虚掩的微笑,露出讶异的神色。
星史郎从封真口中得知昴流最大的愿望并不如他所想,或许他也猜出了昴流真正的愿之所在。可那又如何。
从TB开始,星史郎就是个自私的人。
他会说这是为了我自己的私心,因为我觉得比起受伤虚弱的昴流,我更想要完整健全的昴流,所以才做出这个选择。你不需要向我道歉。
所以他无视了昴流想要死在他手上的愿望,任性自私地让他活下去。
他终于能作为星史郎死在昴流手上而不是作为樱塚护活着。只有在那一刻,他终于能从这场双面困局里解脱出来,附在昴流耳边说出那句,埋在星史郎心里的话。
历代樱塚护都会死在自己所爱之人手上,或许是宿命,因为在那个时候,他们才真正获得了为人意义上的完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