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ORI

Naruto

每年夏天学校官微上po出的照片都显示北面的湖里是有荷花的。我每每也被诱拐过去,可是两年了还从来没找着过,然而还是其心不死只要看到官微晒荷花就又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对荷花并没有多少执念,但觉得这个事对我而言已经成了一个谜,毕业前至少有一次,一定到官微下面撒泼打滚求真相

今天体育期末考试,竟然是跳绳这么有节日气息的项目

下午去新太阳做学生助理,那位一直很冷面的老师依然一刻也看不得我闲下来,但是今天莫名温柔了很多,莫非也是受节日氛围影响?

昨天终于刷完歌剧课的论文,但迟迟不想开始着手准备东南亚的作业,姑且先再任性一个晚上好了…

奥本海国际法写得非常有趣,简直是顺带着把国关史再复习一遍。想起之前学国关史的时候,就开过不少关于东德西德的脑洞。寒假补了APH,普奥的历史梗源源不断地涌现了上来于是又不可自拔地萌上了这一对。

正在读共管问题,举的第一个例子就是1864-1866普奥对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的共管。


评论

热度(6)